桭桭

木马星辰。
振桓,柏辰,有木有辰。
墙头一堆,初心马po宏晋策瑜冢不二
最近本命符龙飞&罗云熙&瓦6&ONER全员及CP
又是和木子洋抢男人的一天
三十八线写手三十八线画手
剪辑视频因为电脑辣鸡技能暂未开发

友人【符龙飞x罗云熙】

#涉及已故友人预警

金韩一每年清明都会回自己的墓地看看。

 

他对世间有太多不舍,奈何他与这世界缘浅。

 

回来看看,看看女友过得怎么样,看看家人是否安好,再看看让人操心的两个好友最近又闹了什么幺蛾子。

 

说起他这两个好友啊,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认识他们的时候大概是在2011年,一切都是机缘巧合,他是个创作歌手,那两位也是。

 

他很羡慕两位好友,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双生子,音乐审美趣味相投,生活习惯处处刚好,性格也有些相似。说是双生子又与双生截然不同,他们更像是黑与白,夜与昼,暗与明,共生,而非复制。

 

他去过一次两人主持的综艺节目,节目氛围很轻松,打打闹闹聊聊天,效果足够也不会很累,但是因为两人组合解散,节目办不下去,再也没能去第二次。

 

当时他就觉得两位好友关系并不只是组合,朋友,双生,这样简单。他看得到两人眼中丝丝绵绵的情意,两人并不相似却又美极了的眼睛,时不时会悄悄瞄向对方,他坐在二人中间,就像是被通了电,有点发亮。

 

组合解散后基本上就没听到过他俩来往的消息,大概是决定相忘于江湖了吧,毕竟两人的追求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一个觉得唱自己写的歌没那么那么重要,另一个觉得人生追求就是唱自己写的歌。

 

他走这些年,两位好友每年这几天都会来看他,但是工作原因两个人碰不上面。

 

今年估计也不会一起来了吧。

 

金韩一蹲在地上开始画圈圈。

 

下雨了啊……

 

都别来了吧,来了又要淋雨又要吹风,生病了该多不好。

 

天有些灰蒙蒙的,墓园里也是满目苍凉,草丛里零星几朵花苞,聊胜于无。

 

一把伞遮过头顶投下阴影,金韩一抬头,是两张熟悉的脸,他们的目光穿过自己的身体,紧盯着自己身后的墓碑。

 

“韩一,今年是我们一起来看你了。”罗弋将手里的花束靠着墓碑摆放好,以前修长的手指现在还是一样的节骨分明。

 

“你在那边还好吗?”符龙飞搂住自家爱人,“我们一切都好,我们还在一起,你不用担心我们俩了。”

 

“嫂子最近状态还不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也要好好的。”罗弋顺手也搂上符龙飞的腰,“其实我们13年解散的时候就确认在一起了,只是这些年奔奔走走忙忙碌碌,也没再能和你一聚,你走后也没能一起来看你。”

 

“其实后来我们发生挺多故事的,不过都过去了,呐,这就是故事结局。”符龙飞抬起与罗弋十指紧扣的手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有些耀眼。

 

金韩一站起身,凝视二位友人的眼睛。

 

那一刻,似乎他还活着,三人的视线如实体一般交汇着。

 

要是没有那场病该多好。

 

良久,金韩一见他俩都红了眼眶。

 

哭什么呢,这种时候要微笑的呀,他们不知道自己会看着他们嘛?

 

也没什么好哭的啊。

 

一滴雨水打在即将绽放的花苞上,冲开了外层的花萼,露出内里粉嫩的花瓣。

 

二人道了声再见,转过身去。

 

他们共着一把伞,牵着彼此的手,走出了这片灰暗的世界。

 

#因为从金韩一的视角来写的,所以66还是叫罗弋。

#中间可能感觉会有断层,分两天写的所以已经没了刚开始的意境,也忘了最开始想写什么了。

#早上还发现了个BUG来着,现在就不记得了嘤嘤嘤。

#我知道我文笔很辣鸡,这是一个每日练手的系列。

#老爸CP很多,但我初心瓦6,请勿KY

资源大汇总

捞自己一把,群已建,715084172,敲门砖lofID(lof上先私信我一下哦),怕有小伙伴没看到,欢迎入群搞事情╰(‵□′)╯

扛熊。:

桭桭:



最近羊驼我掉进了个冷坑。
双孖JL
一个五年前解散的双人组合
好了就说这么多毕竟不是来卖安利的
我试图找他们以前的资源
采访,没有了。
综艺,没有了。
甚至上比赛的视频,也没有了。
所以我开始担心我圈
五年之后的我圈,会是怎么样的呢?
毕竟当年的双孖JL也是很火的啊,人家成员还都是内地的也没犯啥事儿,不存在封杀,我秀那么多台湾的,谁知道以后政治局势会怎么样呢,会不会五年以后连一个同框的视频都找不到了,会不会五年以后再也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
所以私心打了几个tag,想找人一起做一个我秀&刺客的资源汇总。
暑假开始做
会先讨论好任务分配
主要是存
1.剧
2.综艺
3.演唱会
4.采访
5.杂志拍摄
6.微博截图
7.获得允许的太太的文和画(这个的话还是要授权的,以及不收入雷文,是否雷文由大家共同评判,画会让太太加上水印我们再进行收入)
还会有后续想到的东西的。
至少要五个人吧,最多20个(我知道凑不够20个的,20个以上我怕到时候不好分配合作)
最后整理所得组内共享,有想法的可以自己备个移动硬盘保存(不建议U盘和网盘,时间长了文件会损坏,最安全应该还是存在电脑里吧?)
因为我秀和刺列还没散,所以还会有后续更新。
剪辑的视频我们会获得授权后再收入,以后分享的时候不会以任何形式进行盈利。
招人要求:
1.暑假每天至少三小时能使用电脑,每周至少五天能达到此要求,非寒暑假时间能每周至少有两小时接触电脑
2.寒暑假作业很少且不用为下学期学业做打算
3.熟悉我秀或者刺列
4.熟悉电脑基本操作
5.在tag内够活跃,经常与各位lo主有互动
本次活动非盈利性质,所有资源目前仅组内共享,等到你们懂的的那一天再分享出来,如果想获得回报,暑假按期完成计划内任务后我可以给你们画画剪视频做配饰(文笔垃圾写文就算了)
没有想法的也可以考虑转发一下,我tag打不下那么多,不介意吃什么CP,来者即是缘
有想法的给我发个私信,人数够了我就去QQ建群,7.1前凑不齐人的话我就放弃了。


资源大汇总

最近羊驼我掉进了个冷坑。
双孖JL
一个五年前解散的双人组合
好了就说这么多毕竟不是来卖安利的
我试图找他们以前的资源
采访,没有了。
综艺,没有了。
甚至上比赛的视频,也没有了。
所以我开始担心我圈
五年之后的我圈,会是怎么样的呢?
毕竟当年的双孖JL也是很火的啊,人家成员还都是内地的也没犯啥事儿,不存在封杀,我秀那么多台湾的,谁知道以后政治局势会怎么样呢,会不会五年以后连一个同框的视频都找不到了,会不会五年以后再也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
所以私心打了几个tag,想找人一起做一个我秀&刺客的资源汇总。
暑假开始做
会先讨论好任务分配
主要是存
1.剧
2.综艺
3.演唱会
4.采访
5.杂志拍摄
6.微博截图
7.获得允许的太太的文和画(这个的话还是要授权的,以及不收入雷文,是否雷文由大家共同评判,画会让太太加上水印我们再进行收入)
还会有后续想到的东西的。
至少要五个人吧,最多20个(我知道凑不够20个的,20个以上我怕到时候不好分配合作)
最后整理所得组内共享,有想法的可以自己备个移动硬盘保存(不建议U盘和网盘,时间长了文件会损坏,最安全应该还是存在电脑里吧?)
因为我秀和刺列还没散,所以还会有后续更新。
剪辑的视频我们会获得授权后再收入,以后分享的时候不会以任何形式进行盈利。
招人要求:
1.暑假每天至少三小时能使用电脑,每周至少五天能达到此要求,非寒暑假时间能每周至少有两小时接触电脑
2.寒暑假作业很少且不用为下学期学业做打算
3.熟悉我秀或者刺列
4.熟悉电脑基本操作
5.在tag内够活跃,经常与各位lo主有互动
本次活动非盈利性质,所有资源目前仅组内共享,等到你们懂的的那一天再分享出来,如果想获得回报,暑假按期完成计划内任务后我可以给你们画画剪视频做配饰(文笔垃圾写文就算了)
没有想法的也可以考虑转发一下,我tag打不下那么多,不介意吃什么CP,来者即是缘
有想法的给我发个私信,人数够了我就去QQ建群,7.1前凑不齐人的话我就放弃了。

占个tag
这圈真的好冷啊
既然只有两篇文章
那我就直接拿来当二人cp的tag啦!
等我考完试(下下周末吧)
已经码好一个小短篇了
会再为它补上一个正文,应该会比较长
进坑的时候他俩已经解散了
但是同时也看到二人时隔五年仍有互动
相信有一天
你们能再一次
肩并着肩
站在舞台上
to我最爱的,老爸老妈(๑•́ωก̀๑)

嘤嘤嘤小王几的妈妈(x)
其实是嫂子啦(其实也不是)
主唱大人!声音就像磨砂的钢琴键!吃CD长大!永远说不完他有多么好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万圣节有毒段子

@沉舟 那我也把我的发上来吧。
先说好,这是一个神秘小群里关于万圣节到底要不要写甜饼讨论出来的产物。ooc怪我,我也就图一时好玩,恶搞,别太认真。

马超:诶!赵云!拿糖来!不给糖就捣蛋!
赵云:你过来,我这儿有棒♂棒♂糖,你要不要啊。

某人答应了今天要写甜饼的,到最后还是只发了个段子上来,差评。我和某人在商量一趟车,准确的说是我给脑洞她给文笔和细节,期待哟(*/∇\*)

@温水情书 嘻嘻嘻,为了感谢情书之前开放的授权(虽然我到现在也还没开始动笔)
不见得拍的能有多好,手机直接拍的,外婆家小区一角而已,却让两旁的树意外凑成了一颗心。
不想从网上找图,自己也没有个数位板啥的也没法画画,还是把我自己照的照片献上吧(*/∇\*)
想换滤镜换滤镜,想裁剪就裁剪,你开心就好啦(๑•̀ㅂ•́)و✧

来自一个小透明的逼逼叨。
emm……
昨天半夜还是今天早上来着,我反正思维已经混乱了,把怀瑾握瑜删了,不是仅自己可见,是删了,存稿也删了。
为什么删?
因为不合心意。
仔细看了自己的大纲,太过简单粗暴,给四位主角开金手指也开的太多了活脱脱一个玛丽苏。
ooc得太过严重,文笔也不过关。
我自认不是个太在意他人评价的人,我穿汉服上街,我熬过了两天看尽别人眼色的义卖,所有入耳之声,无用者不过穿耳之风,有用者我听取我接受。然而如果这篇文热度低成这样,也没人指出我到底错在哪,我只能选择把它删了,免得自己再错下去。
暑假剩下的时间我可能会画两幅画,然后去做下个学期学生会事宜的准备,文有活动就写(自认为自己的短篇还是比怀瑾握瑜写得好的),有个极度OOC的梗我大概会用接下来一个学年来写,请原谅我这一次的任性。
还有,提前说一下,我给小心心从来不会是因为谁和我亲近,也不会因为谁和我吵过一架就拒绝给她小心心,我的评判标准,在于那篇文章是否值得。
这么长的逼逼叨我自己都没耐心看完😂
说了这么多也懒得管有没有语病了,我就这么直接发了。

【蹇齐】夷则之末——写手挑战

甜文4:我该回去了(其实正式名字叫毛巾(x)小记)
#ooc肯定会有的,我自己都感觉只是套着名字的原耽,但自认为不会变成雷文,不适者自行退出去吃正主发的糖,正主总不会ooc。

#取名废每次取名都很苦手啊,心累。

#小短篇,一发完,终于不用担心我坑了。

#人设当然要保密辣,不然还有什么可以看的。

#大概我说一方死亡你们是不会信的对不对。

#自暴自弃告诉你们,大概也就只是一堆梗的堆砌啦。

#我觉得这个梗是适合写长篇的,然而我没这个文笔,也没这个时间。

(一)马妈妈很不开心,因为她家Evan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一只野猫。

她是很喜欢小动物啦,但是这只野猫脏兮兮的,身上也有些溃烂,腿脚也有些不方便,一看便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但是为什么,一只流浪猫还能带点微胖?不过马妈妈并没有闲心去管儿子,儿子哪有纪录片里的小奶猫可爱啊,哼。

Evan 先是从衣柜里随意拽出一件衣服,试图把小猫放上去。一直很乖巧的小猫却开始闹起了脾气,指甲勾着他的衣服不乐意脱开他的怀抱,圆溜溜的眼睛瞪着Evan。此时的Evan兴许也是急过了头,也跟着狠瞪怀里的猫。

你凶我。小猫的眼眶似乎一瞬间就蓄满了泪水。

“我不凶,我不凶。”一边说着还给小猫顺毛。Evan觉得自己真是败给这只猫了,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如此温柔了,一点也看不得它受委屈的样子。你问他是怎么捡到这只猫的哦?就在他家门口捡到的啊,一团灰的,趴在一片青草坪上,怎么可能看不到啊。不过话说回来,大街上那么多流浪的猫猫狗狗他也不曾施手救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着这只小猫的眼睛,他就忍不住把它带回了家。

既然不能放下,那他索性将小猫继续搂在怀里,单手拿下沉甸甸的医药箱。

哇,好酷的肱二头肌。小猫心里滴着口水。我也想要这么酷的肌肉。

小猫闪神的时候,Evan已经将医药箱里的用品摊了一地,一只手托着它的屁屁,一只手给学动物医学的小学弟发消息询问注意事项,挑了几样用得上的药品,其他的一股脑又丢回箱子里。

色……色狼!小猫感受着屁屁上传来的温暖的触感,有点脸红,还好浓密的毛发作为遮挡,腾出一只前爪,在Evan手臂上戳了两下,又因为肉垫有些破皮疼的收回了手。

“忍一忍,马上就好。”Evan并不是学医的,平时也很少磕着碰着,所以对于这些也不是很熟练,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笨手笨脚。对此,小猫心里是万分嫌弃的,这个人这么笨,也就自己乐意接受他了吧,哼,还不好好谢谢你易大爷。

说是马上就好,等Evan真给它处理完伤口还顺便擦了身子之后,也已经过去了许久,小猫早已累的精疲力尽,迷迷糊糊的在临时搭好的小窝里睡得昏天黑地。

小猫再一次醒来,室内漆黑一片,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视力,猫嘛,夜视能力自然是杠杠的。

它悄咪咪顺着垂下的床单,灵活攀上了Evan的床,找到他的脸,拿没受伤的那只前爪按了一按,细嗅这人身上散发着的沐浴露的清淡香味,看着Evan脖子上还残留着未擦干的水珠,又悄悄给他舔了个干净。

(二)Evan其实是个学生党,在哪个学校不重要,主修什么更不重要 ,反正是个日常要上课不像是偶像剧里能成天谈恋爱的专业。

嘛,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带回家的小猫一天有那——么长一段时间要自己待在屋里,无所事事。它腿上还有伤,也不能像其他猫咪一样上蹿下跳,了解这个全新的小世界。

大概Evan天生自带暖男属性?反正贴心的他在附近的宠物美容店里买了几只逗猫棒,固定在猫窝边,稍稍有一点风吹过,几个毛球拽着铃铛疯狂摇晃,小猫本性有些好动,也就拽着那些毛球啃啃咬咬,消磨一些时光。

马妈妈还是不太喜欢这只小野猫,准确来说,是不喜欢它野猫不像野猫,家猫不像家猫。一点也不见野猫的皮糙肉厚,一有空就在她儿子怀里撒娇卖萌(旁人视角),娇贵得很,但也不像家猫,请问,谁家的猫这么大了还不会用猫厕所。

经过几日的照顾,小猫身上的伤病都好的差不多了,只待柔软的毛发再长出来,便可算是恢复如初了。这日小猫心情不错,又跳上Evan的床,嗅着Evan留下的味道,毛茸茸的爪子按着枕头,毛茸茸的头埋进枕头,又时而挠挠枕头,嫌弃着现在陪着它的为什么是有Evan味道的枕头而不是Evan本人。

马妈妈推门而入时,它正在Evan的枕头上蹦蹦跳跳,似乎把枕头当作游乐园里的蹦床,感觉到马妈妈的视线,它一回头,恰巧又来了个四目相对。

果真,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小猫?”

小猫:乖巧.JPG

“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卖乖,我只希望你好了之后能离开这里,虽然我喜欢猫,但我不喜欢来路不明的小野猫。”

小猫:委屈.JPG

“好啦好啦,我说过,不要在我 面前卖乖,不吱声我就权当你答应了,反悔我会直接把你和你的东西打包扔出去。”

马妈妈转身离去,小猫一改之前的乖巧,又开始在Evan的枕头上玩蹦床。

(三)Evan不是现实世界那个把饿了么当饭店的国际马,作为天朝的青年,他也是会网购的,这不,他今天就是扛着一大箱快递进门的。小猫感觉自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从书架上一把跳上Evan怀里的快递盒上,完美着陆,给自己个满分。

这是一次非常迅速的开箱,小猫瞪大了溜圆的眼睛,看着它的铲屎官像变戏法一样从箱子里拿出了几罐小鱼干罐头,还有些新奇的玩具,还有,猫窝。而它的眼神,由惊喜,转惊讶,最后看见猫窝时,定格在了一个无比嫌弃的眼神。

“泡泡,来吃小鱼干。”Evan从罐头里掏出了一条小鱼干,递到小猫嘴边,却被小猫躲了开去。手追上去,又被小猫躲开,一追一躲,直到小猫不得不挪挪自己的屁股。

不吃拉倒。Evan放弃喂它小鱼干,转手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Umm,味道还不错。又从罐头里掏出一条,递到小猫嘴边。

看你吃的那么满足,赏你个脸,小鱼干我收下了。掀起嘴皮子默默吞下一条小鱼干的小猫学着Evan斯文的咀嚼动作,胡子一翘一翘的。

自此,Evan铲屎官又多了一项日常任务——喂小鱼干。你说那个猫窝哦?没用的,Evan尝试过临睡前把小猫安置在猫窝里,看它都打起呼噜了自己才转身去睡觉,第二天一睁眼看到的一定还是一个大敞着的毛肚皮,感受着小猫四肢紧紧扒着自己的脸,小肉垫一下一下模拟着踩奶的动作,嘴里还不时咂吧两下,他曾经试图把小猫从脸上挪下来,结果脸上立刻多出几道血痕,最后还为了安抚小猫弄得自己上课迟到了。

“学长,艳福不浅哦~”学动物医学的小学弟在社团活动的时候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小猫留在Evan脸上的痕迹。

“什么艳福,是我上次捡回去的小猫。”Evan很是无奈,小学弟已经不是第一个这样调侃他的人了,基本上熟识的人见到他都调侃了两句。

“诶~嘘,不要否认,我懂。”小学弟一把勾过Evan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

(四)他家小猫与其他喵主子不同,即使稍稍长大些,也依旧是活泼好动的性子,感觉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只狗,按杀伤力来说,恐怕是只哈士奇。这才来他家多少时日?掏空了两三个枕芯,自己衣柜里的衣服也总被它拖出来堆在床上砌窝,还有自己摊在桌子上的各种书籍,也都留下了数不清的抓痕。

喂喂,说好的洁癖人设呢?

不存在的。

(五)马妈妈准备又一次进到了Evan的房间里,为了确认那只小猫是否如约离开了这里。

门开了,一切都还是相似的场景,床上蹦蹦跳跳的小猫原本开开心心玩着蹦床,回头发现在门口的她,立刻一脸乖巧的坐下。

眼前的小猫生着灰白相间的虎纹,原先因为皮肤病和各种伤而秃掉的部位的各种伤疤,也逐渐被新长出的毛发所掩盖,眼睛里闪着星星,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情,尾巴还止不住地摇着,这明明应该是一只狗嘛。

谁能来给我回点血吗?

抱歉,没有。

(六)自那以后,马妈妈再也没有提过让小猫离开,甚至悄悄发现了小猫一个Evan也不知道的爱好——它爱吃巧克力。

如今是七月,台风过境打雷下雨便是常事,只是今日的雷与往常似有不同,全都劈往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正是Evan的家。

屋内,原本好好躺在Evan床上打盹的小猫,不知何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副明朗少年的模样,身材颀长,未着寸缕。

小猫本还是沉浸在自己终于化人的喜悦中,却不想这喜悦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它,不,现在应该说是他,凭借敏捷的身手迅速躲到了Evan床下,看着马妈妈将叠好的衣物放进衣柜又扫视一圈,似乎寻找着什么,可又寻找未果,面不改色的离开了。

这边的小猫还惊魂未定,那边的马妈妈也一头雾水,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猫,怎么刚刚连影子都没见着?

大概是猫性不改,待马妈妈走远,易恩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着现下的地势打起了盹,睡了个午觉,一睡睡完了整个下午。

“泡泡?”枕头上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猫窝里也不见影子,该在的地方都没看到,桌子上也意外的没有东一本西一本书,莫不是离家出走了?Evan才不相信这小家伙会放弃这么个安乐窝跑出去呢“三秒钟,迟了今天就没有小鱼干了。”

接着就听床底下传来重响,掀开床单头往下一探,就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眼里逐渐汇聚泪光——“疼。”

“乖,先躺床上,我去给你准备洗澡。”Evan给了易恩一记摸头杀,并许诺今晚的小鱼干double,易恩才摆着一副百般不愿意的表情松开一直紧拽着他的手。

马爸爸马妈妈今晚有个重要的聚会,早就出门了,家里现在也没人,Evan也就直接将易恩拎出被窝,丢进了浴缸。

也许是人的形态让Evan忘了易恩是只猫,放下水那一刹那易恩挣扎着哀嚎着挣脱了Evan的怀抱,还一脸“你欺负我”的表情看着Evan,强迫Evan再次double今天的小鱼干,才又就义一般踏入了浴缸。

谁床下都是一层灰,洁癖马也不例外,理所当然的,第一缸水,黑的。

洗第二缸水时Evan才有心思仔细观察泡在水里的易恩。

水下的青年四肢修长而有力,浴缸有些短,平日里容不下他Evan,现下其实也容不下与他几乎等高的易恩,46码plus的脚只能搭在浴缸外。腹肌六块,四肢该有的肌肉也都有,一点也不像那只小胖猫。

此时的易恩也是蒙逼的,刚刚自己的挣扎导致浴缸里的水溅了Evan一身,白衬衫紧紧包裹着精壮的身体,与自己相近的腹肌,平日就多有感触的比腹肌更强健的胸肌,还有他早已羡慕多时的肱二头肌。

“咕咚。”也不知是谁咽了口口水,又一齐撇过头去,掩饰尴尬。

“我其实是一只猫精。”

“猜到了,你和泡泡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叫易恩,你也可以喊我popo。”

“易恩吧,当初随口叫你泡泡,叫你易恩比较尊重。”

“哦……”初次变成人,易恩也不晓得还该跟Evan说些什么,“那个,我以后还能和你睡一起么?”

(八)“老婆,我是不是老花眼了。”马爸爸震惊的看着儿子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走进房间,思索着今天开门的方式与以往是否有什么不同。

“没呢,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马妈妈则与之相反,摆着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架势打开电视,继续看着纪录片云撸猫。

“不肖子孙!”马爸爸作势就要往Evan的房间冲去,他们俩把Evan养这么大,不是用来拱别人家的猪的!

“别别别,别气了啊,咱俩还年轻,再生一个也来得及嘛。”

(九)谁也料不到祸从天降,本只是去朋友家聚会而已,却不想自己身侧突然窜出来一辆闯红灯的小车。

千钧一发之际,Evan只感觉背后一阵推力,他庆幸着自己大难不死,却在转头之后发现比身侧出现车辆更惊恐的事情——推开他的,正是他家易恩。

他不知道,平日连家门都不知道该怎么出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后,是怎样在看不懂红绿灯的情况下穿过车来车往的大街,又是怎样的勇气让他来推开了自己。

他记得,易恩是很怕疼的,嘴上不说,但是每次擦药都会忍不住往后缩,一点点退,退到无处可退,double小鱼干都不顶用。

Evan一下子慌了神,看着易恩的脑后流下一滩血,强行镇定下来掏手机,可抓着手机忍不住颤抖的手又出卖了他,他是心急的,他不知道该把这通电话打到哪儿。医院?还是兽医院?
最后只能收回手机,抱起易恩,一步一顿的往家走。

他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也未曾对他做过过高的要求,他却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做到极致,他曾以为自己是全能的,没想到自己却在生死面前无能为力,连陪伴自己这么久的人,都没有办法保住,眼睁睁看着他为了自己死去。

END。END个头啦,本人是个甜饼诶,前面那一段写到整个人废掉好吗!

(十)是不是睡过去,就能再看到易恩睁开眼?Evan自持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人,此刻却只想睡过去,再看他亮晶晶的眸子一眼。

血染红了颜色浅淡的床单,青年的脸色愈加苍白,他使出自己最后一份力,拥住了面前皱着眉的男子。

马妈妈的悄悄注视下,青年的身子逐渐缩小,又回到一只灰白虎纹的猫咪模样。

Evan本以为自己会溺死在那个还有popo在的昏沉的不见天日的梦境里,一点也不愿意接受自己还会醒来的事实, 但天意不让你死,你终究还是要再次睁开眼。

睁开眼,脖子上还能感受到残存的温度,肚皮所触似乎格外温暖,掀开被子,花色T恤下鼓起一团,传来挤压的触感,甚至胸前的某点……有点被吮吸的感觉。再卷起T恤,先露出的是熟悉的尾巴,再是在自己肚皮上“奔跑”的后腿,再是毛茸茸的肚子,再是还在模拟踩奶的前爪,和在吮吸的小嘴……看上去还是那只灰白相间的虎纹猫咪没错,但是,画风似乎不太对?

不对又怎么样?他既然能再次回到自己身边,那就是上天给予自己的再一次机会,自己一定好好珍惜,既保护好自己,又护好他。

小猫发现自己暴露在Evan的目光下,装作刚刚清醒,一瘸一拐跳上书桌,随意翻开一本书,一个字一个字的指出来。

“我该回去了。”

毛爪子的主人有些舍不得走,指使着爪子在书上留下更多的印记,划出一道道痕迹,毛上还沾了些血,粘成了一撮。

Evan还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易恩就已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房间门口。

易恩的四腿毫无预警的腾空,被一双保养得当的手抱起,“我认定的儿媳妇,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儿子啊,你可真丢老马家的脸。”

“傻啊,媳妇儿跑了还不追,傻坐在那儿?”

“你以为我这么放心你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生来我们家住?”

“傻透了,你也是只猫啊,孩子。”

“你知道他是只猫精你没听说过猫有九命?”

“你的泡泡,只是修为不够,所以才会无奈变回原型。”

“回到我们的老家,那里最适合猫精修养了。”

“最重要一点,别怪妈没说哦,双修也可以加快泡泡恢复的速度。”马妈妈把易恩放在了Evan怀里,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Evan轻笑着,揉了一把popo的毛肚皮“行吧,你该回去了,我也该回去了。”

后记……吧。
当初脑洞刚构成的时候的确是一枚小甜饼,细化着出现了宠物替主人死的梗,也还好,但是最后详写不自觉代入了我和我以前养的狗,把自己写哭了。所幸文笔不够,看官们应该还好吧?
最后popo出现在马马的衣服里……是马妈妈搞的事没错。popo最后踩奶……其实是清醒状态吃豆腐……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最开始是想说猫有九尾,死八次留一命吧,结果最后因为时间不够拖延症发作,也怕被追杀,所以只写了死一次,后来想想也说的通,毕竟此时的popo还只是一只小奶猫,没那么高修为,死一次足够打回原形了。
大概旅游完了回去会把牢狱之爱的车开了,怀瑾握瑜我会删了的,我自己都写不下去了,脑洞好是好,但是我真是还需要多练练才能继续写,欢迎大家把这个脑洞认领了,我也好轻松些。

鱼-木田:

抄袭者,人恒怼之。

凉小透cool:

我不说是哪篇文,也不说是哪个人,更不打tag,已算是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到仁至义尽。


这篇文,写手说不知道抄在哪了,嗯,恰巧不过是写了九章,热度过百,两万字不到的一篇文,刚刚好的,也写了清风一样的人住在一个开满花长满草诗情画意的园子里,种了满园子的紫色牡丹,喜欢像牡丹花一样的人,裘振和陵光也是朋友,陪伴他良久,没有爱只是友情,陵光也是执明的哥哥,两个人也一起下凡历劫,监兵也用着一条寒气逼人的鞭子,也发生了神魔大战,战神天真无邪,离尘?高冷占有……


 


我想说的是,《刺客列传》原著是庙堂之高,它并不是玄幻神话。


它的确提及了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并借此给人物命名,但纵观刺客一二,说的是凡人的故事,权谋之争,这与山海经无关,四大神囘兽也并非出自山海经,若真要说起,白泽出自山海经。


你可以尽情写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的梗,有那么多的文也有写,不是?我倒是希望出现一个高人真正研究周易,去写一写八卦,给刺客带来不一样的味道。


但千万不要再写着北冥之海,它不存在的,我胡扯的。


不要说四神囘兽诞生于天地之初,这不存在的,我吹牛的。


龙生九子,典籍里说的也不是青龙,他不存在的,我疯了的。


龙不需要伤心哭泣才会下雨,打个喷嚏就可以下雨,下雨不存在的,我假酒喝多的。


什么时候,陵光是牡丹花已经是公认的了?这不存在的,他充其量是只鸟,和牡丹没关系,我意囘淫的。


什么时候,慕容离用箫敲执明乌龟壳已经是每日必做任务了?这太笑话了,我心疼执明,会被敲坏的。


世间姓公孙的名人千千万,只有轩辕一个?姓公孙的会哭的。


中国神话体囘系之中,神话亦是千千万,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只局限于这一个体囘系之下的一二故事,也会让祖囘宗哭笑不得的。


……如此种种,不多累述。


就好比打个比喻,暂且不说刺客根本不是神话,你非要写可以啊,中国神话十分丰富,就像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品,你可以尽情挑选,却非要选我已经选了的其中一道菜。


也许有人会说,呵呵,还讲究先来后到啊?你吃得,我吃不得?我知道可能会撞很多梗,但我就是要写,凭什么你可以写,我就不可以写?


你可以写的,但请在明知道可能撞很多梗的情况下,先看一遍可能被撞的文,自己去避免,也算是对自己足够尊重,否则,同样的梗写出来没那么好,有可能自丢脸面的,岂不会尴尬?凡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撞一两个,没人说你,撞得太多,被人质疑,可不就是自找的么?既然有胆量写,就应该做好被质疑的准备,而不是玻璃心到处哭求博取同情,寻找亲友来帮忙。


请成熟一点。


刺客真的很缺少新鲜感,那么多东西却没人去写,一味模仿或者写同样的东西真的没意思。


说到庙堂之高,权谋之争,上下五千年,先秦时期诸子百家,魏晋风骨三国人物,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说文解字世说新语鬼谷子菜根谭诗经纳兰词等等等,读一读,多了解,你也可以写出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不说古,说近现代,百年之间,多少人的灵魂充满香气,她们穿着旗袍,他们戴着墨镜,从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弄堂里,轻摇漫步的走进西方文明的舞池之中,才子佳人风华绝代里有人唱着夜上海,有人说着青春是一袭袍,上面爬满虱子,炮火轰鸣中军阀争乱一腔热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腥风血雨里有着铿锵玫瑰。


再说西方,且不说人人都知道的同人界三大设定,你若写好其一,也算是自己的本事。读西方史,读西方文学,去了解霍尔金的中土世界,罗琳的青少年魔法故事,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偶尔感受一下莎翁的戏曲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百年孤独并不孤独,麦田的守望者却有着莫名悲伤,红与黑看得是飘着的,相反飘,看着却是踏实的。


有人猜我的书单,没什么,你不应该模仿我的文风,而是多看看红楼,源氏物语便好。


我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空闲随便写写的九流写手罢了。


这么多东西,有趣的设定,有意义的故事,却没几个人正儿八经去取经,去写,去开拓属于自己的新纪元。


关于抄袭,我当然没有胆子和水准,敢和大风刮过这种殿堂级别的大师比,不过是一两个读者借此笑话我罢了,我这人有自知之明,自认小风都刮不起来,顶多是刮的让人避而远之的妖风,BL比BG低人一等,同人比原耽低人一等,这是大众所公认的了,但唐僧说得好,妖怪也是妖怪他囘妈生的啊,也有妖权,而且身为如此妖人,怎敢再作妖兴奋作浪,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所以平日里一向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息事宁人,有啥大事又不是三次元,丢钱了没命了?不过一张键盘噼里啪啦,谁也见不到谁,这时候气愤,过个三五年,谁还记得谁谁谁。


妖人的做法啊,自然是如唐僧所念念叨叨没完没了的那牛头妖怪。


拔刀自绝,以图安静。


所以《鸿蒙记》已大部分封文。


总有人认为作者放出TXT是义务,这还真被惯出的大毛病,何况我已经说了要改成原耽,不放出,所以一个劲要求我放出TXT的真的没必要。


好了,鸿蒙记不需要被评价,我自认它不咋地,所以我有权利决定它如何如何。


结婚,三次元,有事没事,别再来扰,妖怪也是要度蜜月的,一切等婚礼之后再说,拜托。


祝大家鹏程万里,俗事不扰,日进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