桭桭

木马星辰。
振桓,柏辰,有木有辰。
墙头一堆,初心马po宏晋策瑜冢不二
最近本命符龙飞&罗云熙&瓦6&ONER全员及CP
又是和木子洋抢男人的一天
三十八线写手三十八线画手
剪辑视频因为电脑辣鸡技能暂未开发

【EI】牢狱之爱

#让你们见识见识,如果我不码存稿然后慢慢修,直接写会是什么水平。两个字形容——扎心。

#出门买东西,逛b站看到个视频,说犯人织毛衣减刑,脑洞就冒出来了。

#ooc属于我,与真人无关。

马振桓被狱警押进牢房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与他差不多身形的男孩子,留着平头,脸上脏兮兮的,还有些淤青,缩在上铺的一角,两眼放空目光呆滞。

“这是你的床。”狱警指着下铺,又告知了如果要换洗床上用品该怎么走。

这个牢房与一般的牢房不同,关押的人,一般都是交点钱就能保释出去的,而马振桓作为泡泡集团的董事会成员之一,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所以他到不怎么着急想把自己弄出去。

环视一圈,一屁股坐到床上。床自是比不得自家的king size软,但对于住过校的人来说也还凑活。

“Hello?”气氛太过沉闷,加之他也很好奇上铺少年的身份,索性自己先开口。

……半晌,上铺少年依旧没有开口。

该不会是个傻子吧?马振桓有点震惊,傻子应该不用被抓进来吧?

起身往上铺一看,好家伙,哪是因为听不懂他的话,这分明就是睡着了!能就着盘腿的姿势靠墙睡着,真是可爱。

少年醒的很突然,就是在狱警打开门,开口说“晚饭时间到了”那一瞬间,直接从上铺翻身而下,仗着身高稳稳落地。

马振桓有点被吓到,他有点质疑,少年刚刚到底是否是睡着了,还是只是装作睡着好不与他说话。

吃完晚饭的少年明显精神了不止一个level,偶尔自娱自乐一下笑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甚至主动与他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啊?”很低沉的嗓音,听着相当舒服,马振桓心底的小本本上显示出几个字:声音好听√长的好看√

“马振桓,你呢?”

“我叫易柏辰。”少年不好意思的挠头,酒窝又冒了出来。

“你为什么会进来啊?”别看易柏辰与他差不多的身形,相比之下,倒更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少年感十足。

“成王败寇。”看着易柏辰开心,马振桓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什么意思?😳”易柏辰平日便没好好学习,遇着个不常见的成语自是听不懂的。

“我与我的竞争对手,在争抢一个位置,他耍了点手段,就把我弄进来了。”面对这么个看起来就涉世未深的少年,马振桓觉得,告诉他也无妨。

“哦~小说里的商战对不对~”易柏辰忽然联想到以前看到小说,男主被男二男三耍手段,不得不让出总裁的位置,然后balabala……顺带一副【你懂得】的表情看着马振桓。

“差不多,也差很多。那你呢?”他觉得是那样就是那样吧,说多了他也不明白。他到很好奇这人是怎么进来的,看上去也不像是混混啊。

“我啊,我把校长的儿子打了一顿,就进来了。”

打校长的儿子?这人还在上学??!现在的小孩,能不能学点好!

“是他先欺负我们班的女生的!还要带她们去那种地方!”大概是怕马振桓误会,易柏辰赶忙补充道。马振桓心底的小本子:有情有义√

“哦,然后你在等父母把你保释出去?”根本不用问,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这样。唉,是有情有义没错,就是还是太冲动了,不过,这才是少年意气,不是吗?

又到洗澡时间,马振桓有些不适应公共的大澡堂子,别扭的躲在一个角落里随便洗洗就走了,回到房间,就看到易柏辰光着膀子坐在床上,吃着让狱警帮忙带进来的薯片。

“诶!马振桓,大老爷们,这种天气穿什么上衣啊。”小孩扬起下巴,颇有种“切,你个辣鸡”的感觉。

马振桓选择不说话,默默在心底的小本本上写到:决不允许光着膀子。顺便又在“隐约的腹肌,流畅的肌肉线条”这一项后面画了个√

监狱里的人都被没收了手机,谁也无法直接与外界沟通,也没的别的娱乐设施,他们房间和别的房间又不一样,常年住不满,凑不齐一桌牌局。索性两人都不是不到时间睡不着觉的人,灯一关,早睡早起身体好。

半夜时分,马振桓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起先他也没在意,只是后来他发现,原本在自己上方响个不停的呼噜声,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侧,猛然睁眼,惨淡的月光下,水泥地上似有一团东西在扭动,定睛一看,可不就是上铺那位么?怎么就下来了?

“易柏辰?易柏辰?”马振桓试图喊醒易柏辰,地板毕竟不如床舒服,还容易着凉。但俗话说得好,你永远喊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划掉】你永远喊不醒一个睡成猪的人。纵使他拼尽了十八般武艺,易柏辰依旧蜷成一团,打着小呼噜,睡得不省人事。

现在是晚春时节,傍晚不觉着凉快,半夜可就得裹紧棉被了,睡地上是肯定不行的,马振桓咬牙,将易柏辰抱到自己的床上,准备将就一晚。

他好像太低估小孩的战斗力了,左勾拳,右勾拳,肘击,膝盖再一顶,这要是在拳击赛场上,对手估计直接被K.O了,还好是床上,睡着了动作也没那么迅速,这么一套动作下来,倒是直接缠在了马振桓身上,嘴里吧嗒吧嗒的,又流点口水出来,嫩色的嘴唇反射着微弱的光。

好想亲一口……马振桓又在小本本上写到:睡相可爱,想扑倒√

第二天一大早,好吧其实并不早,太阳都快晒屁股了,易柏辰一睁眼,就看到刚好洗漱完回来的马振桓,手里拎着两人份的早餐。狱警知晓这小祖宗早饭点肯定起不来,就托他这新晋室友捎了点过来。

远看到不怎么明显,只是马振桓一走近,两个黑眼圈就这么明显的挂在眼下,脸也有点水肿。

“那个……是不是我昨晚打扰你休息了?”易柏辰不好意思的挠头,自己这习惯啊,估计这辈子都改不掉了。“你你你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一定克制住自己,绝对不会乱动的。”改不了就改不了,嘴上还是要说好听些的。

“没事,没事。”马振桓到无所谓,他在这里也就待几天,又不是永久的住下去。心底的小本本:没事我自己知道,乖巧懂事,画√。

————

今天是马振桓在监狱待的最后一天,按计划,他的同伴已经把对手所有的黑料都交给法院了,今天他便能无罪释放,可是他发现,自己竟对这个每晚都闹得自己没法安生睡觉的小孩,特别不舍。

“你父母怎么还没把你保释出去?”马振桓觉得不对劲,哪个父母舍得自家小孩在这里呆这么久,虽说这里并没有什么折磨,但到底是禁锢了自由,这么个年轻气盛的小孩,心理估计憋屈死了吧。

“我爸说,我这次太过分了,要多关我几天。”易柏辰撇起眉毛,生无可恋的坐在上铺,甩着自己的大长腿,啃着零食。

厉害了,谁家父母把这儿当禁闭室?

“等我出去,我来保释你。”然后把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也不许离开。

“好啊好啊。”小孩笑得像一朵花一样,给了他即将离去的马马哥一个大大的拥抱。

马振桓又翻出心底快要记满的小本本,再添上一条:可爱到想操√

又是两日过去,马振桓彻底扳倒了对手坐上了董事会第二把交椅。前任董事长表示,自家孩子太闹心了,自己疏于管教,要多用点时间陪陪他了,于是相当愉快的交出了董事长的位置,马振桓又捡了个篓子,第二把交椅摇身一变,成了大哥大。

今日是他约好把易柏辰保释出来的日子,他一大早就交好了保释金,打点好了关系,自己开着车就来了。

“诶,马振桓,这样真的好嘛?”事实上易柏辰是有些迟疑的。

马振桓轻笑,“没事的,到时候你爸妈知道你已经出来了自然会去问狱警,狱警会告诉他们你在我这儿的。”这话也就说说唬唬这小屁孩罢了,真实原因,他不必知道。

马振桓带他去买了几身衣服,发现这小破孩偏爱破洞裤,露出精瘦的大长腿,不行,不许在别人面前穿破洞裤,心里的小本本继续记上。又带他买了游戏机手机平板总之想买的全买了顺带又喊人送了几箱零食回去。

“易柏辰,你愿意跟我一辈子吗?”马振桓有些不确定,自己已经全身心的爱上了易柏辰,那对方,又是否和他一样呢?

“愿意愿意!”不管自己玩游戏,不阻止自己吃零食,自己想要什么他就给什么,有什么不乐意的。

嘴角上的零食残渣,引诱着马振桓凑上去,一亲芳泽,两唇相触,接触之处一片柔软,空气里好像要“咕嘟咕嘟”冒出些粉色的泡泡。

留一条路开车(以后有空就补)

再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易柏辰有些崩溃,原来“跟他一辈子”是这个意思(ಥ_ಥ)好像自己被套路了,不过马振桓的怀抱好舒服啊,再睡会儿,再睡会儿。

总有人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将马振桓家的门敲得震天响,两人都被惊醒了。

“稍等!”马振桓翻身下床,套了件T恤和牛仔裤,皮带也没来得及系好,就敞开了大门。

门外是眼熟的前任董事长,还有有几分面生的前任董事长的夫人,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话题从何下口。

“popo在屋里,我去叫他出来。”马振桓招待两人坐下,抬头就看见了一只满身吻痕的易柏辰,鼻血差点喷涌而出。

“爸?妈?”易柏辰被吓了一跳,他听着关门的声音,以为访客已经走了,索性就只套了一条裤衩就出了卧室,没想到见到了此刻万不该见到的人。

状况不妙。马振桓眼疾手快将易柏辰推进卧室,像照顾残疾人士一样给他套上新买的衣服裤子(这里马振桓要我特地标明,不带破洞的,不要瞎想了)

“你们两个……?”易柏辰的妈妈先开了口,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嘛?她儿砸,和集团新上任的董事长?那个那个了?

“伯母,请放心将popo交给我。”马振桓握着易柏辰的手,眼神真挚,就好像,这双手,他一辈子也不要放开,看得她想立刻点头同意两人的恋情。

“混账东西!”前任董事长拍桌而起,董事长的位置,养了十几年的儿子,想着就觉得自己亏到血本无归,这都是马振桓的圈套吧!

“伯父,我是认真对popo的,请您接受我们俩的恋情!”马振桓依旧不愿放开易柏辰的手,反而握的更紧了,这点细节彻底惹恼了易柏辰的爸爸。

上好的茶杯被重重的摔在桌上,反弹到地上,碎裂开来。

“老公不气不气,好好说话好好说话。”易妈妈拽住自家老伴的袖子,拉扯着安抚着让他再坐下。“我带他回去冷静冷静,等我消息,popo,妈妈支持你们。”

送别了父母,易柏辰还是有些担心。

“马振桓,你说,我爸要是一直不支持我俩怎么办?”生无可恋脸靠进马振桓怀里,易柏辰环抱住他的腰,胸前的红痕在马振桓眼下展露无遗。

“先别操心你爸了,伯母会搞定的,你先操心操心自己吧。”说罢,马振桓扛起易柏辰,往房间走去。

king size很软,但是马马觉得,身下的易柏辰,比king size还要软上几分。

——完——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脑洞,想到了就写了,好了,小可爱们,等我回来,mua~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