桭桭

木马星辰。
振桓,柏辰,有木有辰。
墙头一堆,初心马po宏晋策瑜冢不二
最近本命符龙飞&罗云熙&瓦6&ONER全员及CP
又是和木子洋抢男人的一天
三十八线写手三十八线画手
剪辑视频因为电脑辣鸡技能暂未开发

【蹇齐】夷则之末——写手挑战

甜文4:我该回去了(其实正式名字叫毛巾(x)小记)
#ooc肯定会有的,我自己都感觉只是套着名字的原耽,但自认为不会变成雷文,不适者自行退出去吃正主发的糖,正主总不会ooc。

#取名废每次取名都很苦手啊,心累。

#小短篇,一发完,终于不用担心我坑了。

#人设当然要保密辣,不然还有什么可以看的。

#大概我说一方死亡你们是不会信的对不对。

#自暴自弃告诉你们,大概也就只是一堆梗的堆砌啦。

#我觉得这个梗是适合写长篇的,然而我没这个文笔,也没这个时间。

(一)马妈妈很不开心,因为她家Evan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一只野猫。

她是很喜欢小动物啦,但是这只野猫脏兮兮的,身上也有些溃烂,腿脚也有些不方便,一看便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但是为什么,一只流浪猫还能带点微胖?不过马妈妈并没有闲心去管儿子,儿子哪有纪录片里的小奶猫可爱啊,哼。

Evan 先是从衣柜里随意拽出一件衣服,试图把小猫放上去。一直很乖巧的小猫却开始闹起了脾气,指甲勾着他的衣服不乐意脱开他的怀抱,圆溜溜的眼睛瞪着Evan。此时的Evan兴许也是急过了头,也跟着狠瞪怀里的猫。

你凶我。小猫的眼眶似乎一瞬间就蓄满了泪水。

“我不凶,我不凶。”一边说着还给小猫顺毛。Evan觉得自己真是败给这只猫了,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如此温柔了,一点也看不得它受委屈的样子。你问他是怎么捡到这只猫的哦?就在他家门口捡到的啊,一团灰的,趴在一片青草坪上,怎么可能看不到啊。不过话说回来,大街上那么多流浪的猫猫狗狗他也不曾施手救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着这只小猫的眼睛,他就忍不住把它带回了家。

既然不能放下,那他索性将小猫继续搂在怀里,单手拿下沉甸甸的医药箱。

哇,好酷的肱二头肌。小猫心里滴着口水。我也想要这么酷的肌肉。

小猫闪神的时候,Evan已经将医药箱里的用品摊了一地,一只手托着它的屁屁,一只手给学动物医学的小学弟发消息询问注意事项,挑了几样用得上的药品,其他的一股脑又丢回箱子里。

色……色狼!小猫感受着屁屁上传来的温暖的触感,有点脸红,还好浓密的毛发作为遮挡,腾出一只前爪,在Evan手臂上戳了两下,又因为肉垫有些破皮疼的收回了手。

“忍一忍,马上就好。”Evan并不是学医的,平时也很少磕着碰着,所以对于这些也不是很熟练,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笨手笨脚。对此,小猫心里是万分嫌弃的,这个人这么笨,也就自己乐意接受他了吧,哼,还不好好谢谢你易大爷。

说是马上就好,等Evan真给它处理完伤口还顺便擦了身子之后,也已经过去了许久,小猫早已累的精疲力尽,迷迷糊糊的在临时搭好的小窝里睡得昏天黑地。

小猫再一次醒来,室内漆黑一片,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视力,猫嘛,夜视能力自然是杠杠的。

它悄咪咪顺着垂下的床单,灵活攀上了Evan的床,找到他的脸,拿没受伤的那只前爪按了一按,细嗅这人身上散发着的沐浴露的清淡香味,看着Evan脖子上还残留着未擦干的水珠,又悄悄给他舔了个干净。

(二)Evan其实是个学生党,在哪个学校不重要,主修什么更不重要 ,反正是个日常要上课不像是偶像剧里能成天谈恋爱的专业。

嘛,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带回家的小猫一天有那——么长一段时间要自己待在屋里,无所事事。它腿上还有伤,也不能像其他猫咪一样上蹿下跳,了解这个全新的小世界。

大概Evan天生自带暖男属性?反正贴心的他在附近的宠物美容店里买了几只逗猫棒,固定在猫窝边,稍稍有一点风吹过,几个毛球拽着铃铛疯狂摇晃,小猫本性有些好动,也就拽着那些毛球啃啃咬咬,消磨一些时光。

马妈妈还是不太喜欢这只小野猫,准确来说,是不喜欢它野猫不像野猫,家猫不像家猫。一点也不见野猫的皮糙肉厚,一有空就在她儿子怀里撒娇卖萌(旁人视角),娇贵得很,但也不像家猫,请问,谁家的猫这么大了还不会用猫厕所。

经过几日的照顾,小猫身上的伤病都好的差不多了,只待柔软的毛发再长出来,便可算是恢复如初了。这日小猫心情不错,又跳上Evan的床,嗅着Evan留下的味道,毛茸茸的爪子按着枕头,毛茸茸的头埋进枕头,又时而挠挠枕头,嫌弃着现在陪着它的为什么是有Evan味道的枕头而不是Evan本人。

马妈妈推门而入时,它正在Evan的枕头上蹦蹦跳跳,似乎把枕头当作游乐园里的蹦床,感觉到马妈妈的视线,它一回头,恰巧又来了个四目相对。

果真,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小猫?”

小猫:乖巧.JPG

“你没必要在我面前卖乖,我只希望你好了之后能离开这里,虽然我喜欢猫,但我不喜欢来路不明的小野猫。”

小猫:委屈.JPG

“好啦好啦,我说过,不要在我 面前卖乖,不吱声我就权当你答应了,反悔我会直接把你和你的东西打包扔出去。”

马妈妈转身离去,小猫一改之前的乖巧,又开始在Evan的枕头上玩蹦床。

(三)Evan不是现实世界那个把饿了么当饭店的国际马,作为天朝的青年,他也是会网购的,这不,他今天就是扛着一大箱快递进门的。小猫感觉自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从书架上一把跳上Evan怀里的快递盒上,完美着陆,给自己个满分。

这是一次非常迅速的开箱,小猫瞪大了溜圆的眼睛,看着它的铲屎官像变戏法一样从箱子里拿出了几罐小鱼干罐头,还有些新奇的玩具,还有,猫窝。而它的眼神,由惊喜,转惊讶,最后看见猫窝时,定格在了一个无比嫌弃的眼神。

“泡泡,来吃小鱼干。”Evan从罐头里掏出了一条小鱼干,递到小猫嘴边,却被小猫躲了开去。手追上去,又被小猫躲开,一追一躲,直到小猫不得不挪挪自己的屁股。

不吃拉倒。Evan放弃喂它小鱼干,转手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Umm,味道还不错。又从罐头里掏出一条,递到小猫嘴边。

看你吃的那么满足,赏你个脸,小鱼干我收下了。掀起嘴皮子默默吞下一条小鱼干的小猫学着Evan斯文的咀嚼动作,胡子一翘一翘的。

自此,Evan铲屎官又多了一项日常任务——喂小鱼干。你说那个猫窝哦?没用的,Evan尝试过临睡前把小猫安置在猫窝里,看它都打起呼噜了自己才转身去睡觉,第二天一睁眼看到的一定还是一个大敞着的毛肚皮,感受着小猫四肢紧紧扒着自己的脸,小肉垫一下一下模拟着踩奶的动作,嘴里还不时咂吧两下,他曾经试图把小猫从脸上挪下来,结果脸上立刻多出几道血痕,最后还为了安抚小猫弄得自己上课迟到了。

“学长,艳福不浅哦~”学动物医学的小学弟在社团活动的时候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小猫留在Evan脸上的痕迹。

“什么艳福,是我上次捡回去的小猫。”Evan很是无奈,小学弟已经不是第一个这样调侃他的人了,基本上熟识的人见到他都调侃了两句。

“诶~嘘,不要否认,我懂。”小学弟一把勾过Evan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

(四)他家小猫与其他喵主子不同,即使稍稍长大些,也依旧是活泼好动的性子,感觉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只狗,按杀伤力来说,恐怕是只哈士奇。这才来他家多少时日?掏空了两三个枕芯,自己衣柜里的衣服也总被它拖出来堆在床上砌窝,还有自己摊在桌子上的各种书籍,也都留下了数不清的抓痕。

喂喂,说好的洁癖人设呢?

不存在的。

(五)马妈妈准备又一次进到了Evan的房间里,为了确认那只小猫是否如约离开了这里。

门开了,一切都还是相似的场景,床上蹦蹦跳跳的小猫原本开开心心玩着蹦床,回头发现在门口的她,立刻一脸乖巧的坐下。

眼前的小猫生着灰白相间的虎纹,原先因为皮肤病和各种伤而秃掉的部位的各种伤疤,也逐渐被新长出的毛发所掩盖,眼睛里闪着星星,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情,尾巴还止不住地摇着,这明明应该是一只狗嘛。

谁能来给我回点血吗?

抱歉,没有。

(六)自那以后,马妈妈再也没有提过让小猫离开,甚至悄悄发现了小猫一个Evan也不知道的爱好——它爱吃巧克力。

如今是七月,台风过境打雷下雨便是常事,只是今日的雷与往常似有不同,全都劈往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正是Evan的家。

屋内,原本好好躺在Evan床上打盹的小猫,不知何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副明朗少年的模样,身材颀长,未着寸缕。

小猫本还是沉浸在自己终于化人的喜悦中,却不想这喜悦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它,不,现在应该说是他,凭借敏捷的身手迅速躲到了Evan床下,看着马妈妈将叠好的衣物放进衣柜又扫视一圈,似乎寻找着什么,可又寻找未果,面不改色的离开了。

这边的小猫还惊魂未定,那边的马妈妈也一头雾水,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猫,怎么刚刚连影子都没见着?

大概是猫性不改,待马妈妈走远,易恩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着现下的地势打起了盹,睡了个午觉,一睡睡完了整个下午。

“泡泡?”枕头上没看到熟悉的身影,猫窝里也不见影子,该在的地方都没看到,桌子上也意外的没有东一本西一本书,莫不是离家出走了?Evan才不相信这小家伙会放弃这么个安乐窝跑出去呢“三秒钟,迟了今天就没有小鱼干了。”

接着就听床底下传来重响,掀开床单头往下一探,就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眼里逐渐汇聚泪光——“疼。”

“乖,先躺床上,我去给你准备洗澡。”Evan给了易恩一记摸头杀,并许诺今晚的小鱼干double,易恩才摆着一副百般不愿意的表情松开一直紧拽着他的手。

马爸爸马妈妈今晚有个重要的聚会,早就出门了,家里现在也没人,Evan也就直接将易恩拎出被窝,丢进了浴缸。

也许是人的形态让Evan忘了易恩是只猫,放下水那一刹那易恩挣扎着哀嚎着挣脱了Evan的怀抱,还一脸“你欺负我”的表情看着Evan,强迫Evan再次double今天的小鱼干,才又就义一般踏入了浴缸。

谁床下都是一层灰,洁癖马也不例外,理所当然的,第一缸水,黑的。

洗第二缸水时Evan才有心思仔细观察泡在水里的易恩。

水下的青年四肢修长而有力,浴缸有些短,平日里容不下他Evan,现下其实也容不下与他几乎等高的易恩,46码plus的脚只能搭在浴缸外。腹肌六块,四肢该有的肌肉也都有,一点也不像那只小胖猫。

此时的易恩也是蒙逼的,刚刚自己的挣扎导致浴缸里的水溅了Evan一身,白衬衫紧紧包裹着精壮的身体,与自己相近的腹肌,平日就多有感触的比腹肌更强健的胸肌,还有他早已羡慕多时的肱二头肌。

“咕咚。”也不知是谁咽了口口水,又一齐撇过头去,掩饰尴尬。

“我其实是一只猫精。”

“猜到了,你和泡泡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叫易恩,你也可以喊我popo。”

“易恩吧,当初随口叫你泡泡,叫你易恩比较尊重。”

“哦……”初次变成人,易恩也不晓得还该跟Evan说些什么,“那个,我以后还能和你睡一起么?”

(八)“老婆,我是不是老花眼了。”马爸爸震惊的看着儿子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走进房间,思索着今天开门的方式与以往是否有什么不同。

“没呢,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马妈妈则与之相反,摆着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架势打开电视,继续看着纪录片云撸猫。

“不肖子孙!”马爸爸作势就要往Evan的房间冲去,他们俩把Evan养这么大,不是用来拱别人家的猪的!

“别别别,别气了啊,咱俩还年轻,再生一个也来得及嘛。”

(九)谁也料不到祸从天降,本只是去朋友家聚会而已,却不想自己身侧突然窜出来一辆闯红灯的小车。

千钧一发之际,Evan只感觉背后一阵推力,他庆幸着自己大难不死,却在转头之后发现比身侧出现车辆更惊恐的事情——推开他的,正是他家易恩。

他不知道,平日连家门都不知道该怎么出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后,是怎样在看不懂红绿灯的情况下穿过车来车往的大街,又是怎样的勇气让他来推开了自己。

他记得,易恩是很怕疼的,嘴上不说,但是每次擦药都会忍不住往后缩,一点点退,退到无处可退,double小鱼干都不顶用。

Evan一下子慌了神,看着易恩的脑后流下一滩血,强行镇定下来掏手机,可抓着手机忍不住颤抖的手又出卖了他,他是心急的,他不知道该把这通电话打到哪儿。医院?还是兽医院?
最后只能收回手机,抱起易恩,一步一顿的往家走。

他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也未曾对他做过过高的要求,他却每一件事都做到最好做到极致,他曾以为自己是全能的,没想到自己却在生死面前无能为力,连陪伴自己这么久的人,都没有办法保住,眼睁睁看着他为了自己死去。

END。END个头啦,本人是个甜饼诶,前面那一段写到整个人废掉好吗!

(十)是不是睡过去,就能再看到易恩睁开眼?Evan自持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人,此刻却只想睡过去,再看他亮晶晶的眸子一眼。

血染红了颜色浅淡的床单,青年的脸色愈加苍白,他使出自己最后一份力,拥住了面前皱着眉的男子。

马妈妈的悄悄注视下,青年的身子逐渐缩小,又回到一只灰白虎纹的猫咪模样。

Evan本以为自己会溺死在那个还有popo在的昏沉的不见天日的梦境里,一点也不愿意接受自己还会醒来的事实, 但天意不让你死,你终究还是要再次睁开眼。

睁开眼,脖子上还能感受到残存的温度,肚皮所触似乎格外温暖,掀开被子,花色T恤下鼓起一团,传来挤压的触感,甚至胸前的某点……有点被吮吸的感觉。再卷起T恤,先露出的是熟悉的尾巴,再是在自己肚皮上“奔跑”的后腿,再是毛茸茸的肚子,再是还在模拟踩奶的前爪,和在吮吸的小嘴……看上去还是那只灰白相间的虎纹猫咪没错,但是,画风似乎不太对?

不对又怎么样?他既然能再次回到自己身边,那就是上天给予自己的再一次机会,自己一定好好珍惜,既保护好自己,又护好他。

小猫发现自己暴露在Evan的目光下,装作刚刚清醒,一瘸一拐跳上书桌,随意翻开一本书,一个字一个字的指出来。

“我该回去了。”

毛爪子的主人有些舍不得走,指使着爪子在书上留下更多的印记,划出一道道痕迹,毛上还沾了些血,粘成了一撮。

Evan还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易恩就已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房间门口。

易恩的四腿毫无预警的腾空,被一双保养得当的手抱起,“我认定的儿媳妇,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儿子啊,你可真丢老马家的脸。”

“傻啊,媳妇儿跑了还不追,傻坐在那儿?”

“你以为我这么放心你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生来我们家住?”

“傻透了,你也是只猫啊,孩子。”

“你知道他是只猫精你没听说过猫有九命?”

“你的泡泡,只是修为不够,所以才会无奈变回原型。”

“回到我们的老家,那里最适合猫精修养了。”

“最重要一点,别怪妈没说哦,双修也可以加快泡泡恢复的速度。”马妈妈把易恩放在了Evan怀里,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Evan轻笑着,揉了一把popo的毛肚皮“行吧,你该回去了,我也该回去了。”

后记……吧。
当初脑洞刚构成的时候的确是一枚小甜饼,细化着出现了宠物替主人死的梗,也还好,但是最后详写不自觉代入了我和我以前养的狗,把自己写哭了。所幸文笔不够,看官们应该还好吧?
最后popo出现在马马的衣服里……是马妈妈搞的事没错。popo最后踩奶……其实是清醒状态吃豆腐……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最开始是想说猫有九尾,死八次留一命吧,结果最后因为时间不够拖延症发作,也怕被追杀,所以只写了死一次,后来想想也说的通,毕竟此时的popo还只是一只小奶猫,没那么高修为,死一次足够打回原形了。
大概旅游完了回去会把牢狱之爱的车开了,怀瑾握瑜我会删了的,我自己都写不下去了,脑洞好是好,但是我真是还需要多练练才能继续写,欢迎大家把这个脑洞认领了,我也好轻松些。

评论(2)

热度(48)

  1. 小七哥哥桭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