桭桭

木马星辰。
振桓,柏辰,有木有辰。
墙头一堆,初心马po宏晋策瑜冢不二
最近本命符龙飞&罗云熙&瓦6&ONER全员及CP
又是和木子洋抢男人的一天
三十八线写手三十八线画手
剪辑视频因为电脑辣鸡技能暂未开发

【蹇齐24h】告白气球

 蹇齐24h第7h,《告白气球》

 是帮 @子规啼 太太发的,不是我写的哦

——————————

 

-万圣节

 

“叮咚——”

 

齐之侃从洗漱室里探出头往门口望了一眼,牙刷还搁在嘴里满嘴都是泡沫,含糊不清地喊着蹇宾的名字催促他去开门。

 

“你急什么?我这就去开,”蹇宾过去抵着门将齐之侃脸颊上的泡沫擦去,下一秒脚步一滑转身躲过了齐之侃的拳头。“脸上有泡沫。好了我去开门。”

 

转动门把手,齿轮咬合所发出的咔嗒声。门渐渐往蹇宾那边移去,门外是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孩子们。手里拿着南瓜篮,篮子还刻着面容可怖的鬼脸。孩子们仰起头,咧开嘴角大声说着:

 

“Trick or treat!”

 

蹇宾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今天是万圣节。他眨眨眼,探出头去看看这些孩子们身后有没有跟着家长。毕竟这么晚了,孩子们如果没有大人看管是很危险的。

 

在发现不远处跟着一些家长的时候,蹇宾松了口气。而后转头去问:“小齐,咱们家还有糖吗?”

 

彼时齐之侃刚洗完脸,眼睫还沾着些许水珠,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要坠下来:“糖?我记得……之前因为你要喝药买了些的。应该没吃完吧?我去找找。”说着就去翻箱倒柜,直弄的乒乓作响。蹇宾好笑地摇了摇头,弯下腰轻声细语地让孩子们等候一会。

 

“啊…找到了!”

 

齐之侃没一会儿就找到了一大袋糖果,面上还挂着笑。似乎觉得找到一件东西是个很值得高兴的事。但他走过来时,蹇宾却发现他有点不乐意。于是蹇宾将齐之侃的手一牵,拉到自己身边来,半是抱着:“怎么了?”

 

齐之侃闷声回答:“这糖还剩这么多呢。本来想着你喝完药剩下的,我就吃了。”蹇宾被这回答逗得笑开怀,把齐之侃搂在怀里好一阵揉了,温声细语地哄了哄。

 

好说歹说,这大人是不能和小孩子抢糖的。于是即便齐之侃再不愿意给,但既然找上他们了,这糖还是乖乖给了比较好。

 

孩子们接到糖果的一刹那欢呼了起来,争相分了份数,又簇拥着去了下一家。不远处的母亲们看到了,又赶紧赶慢地跟在不远处,唯恐跟丢。

 

蹇宾心里有点触动,借着外头的灯光低头瞧了瞧怀里因灯光而昏暗不明的脸庞。鬼使神差地,俯身亲了过去。

 

天气冷了,这两个人却是暖的。

 

 

 

 

 

 

 

 

 

-圣诞节

 

下雪了。

 

初雪总是来的很意外。却没想到这场初雪居然来的挺早,下的还挺大。齐之侃只记得昨晚上有点凉,没想到今天一起床,拉开窗帘就是这副模样。窗外全是一片白色,路上行人都穿上了厚重的棉袄。总有那么几个装风度的小伙子,穿着单薄的衬衣,独自一个人在雪地里站着,脸上已经挂了鼻涕。鼻头冻得通红,却仍旧在女孩子经过自己的时候挺直了腰杆,装作不在意。

 

齐之侃回想了一下自己学生时代,圣诞节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被几个同学拉出去,只穿着单薄但是却又很帅气的衣服,站在街上等着那些学妹经过自己好装个风度。可惜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一年,因为第二年他就遇到了蹇宾。

 

从此感情一帆风顺,再也不用在冷天站在街上装风度了。相反,蹇宾会在天冷的时候用他自己的手捂着齐之侃的手;会将自己的围巾取下给齐之侃戴上;会买杯热气腾腾的奶茶递给齐之侃。

 

这比站在雪地里好多了,齐之侃想。比那暖和多了。

 

于是齐之侃伏在蹇宾床边,轻轻吻了一下蹇宾的眉心。

 

 

 

 

 

 

 

蹇宾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

 

他很意外齐之侃居然没有叫他起床。揉着脑袋起来的时候,在屋子里愣是没找着齐之侃。他有些慌乱,拿过手机就打了电话。

 

然后电话铃声响彻在卧室里。

 

恰巧齐之侃刚好开门进来。

 

“阿蹇,怎么了?”齐之侃手上拎着一大堆东西,看起来是去了趟超市。蹇宾松了口气,过去将齐之侃手上的东西丢在沙发上,一把将人拢进自己怀里,下巴搁在他肩上不住地蹭着。

 

“你出门怎么不带手机?醒来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又跑出去不带上我。”

 

其实蹇宾是害怕齐之侃丢下他一个人走了。但是蹇宾不想说,他知道齐之侃因为自己这个毛病舍弃了太多。

 

“手机啊?出去的急,就忘了带了。”齐之侃知道蹇宾是害怕了,但齐之侃没有说破。任由蹇宾蹭着,手轻轻覆上蹇宾放在腰间的手。

 

指节相触,心意相通。

 

“圣诞节到了,我要不要去超市买只火鸡回来?”

 

“不用那么麻烦了。咱们晚上出去吃吧?”

 

“为什么要出去吃?外面饭店人肯定会很多。你喜欢清净。”

 

“……小齐,你硬要什么都想着我吗?我不想你圣诞节太累了。”

 

“没事啦。外面吃饭太挤了,咱们在家吃吧。说不定还能等来几个专程来串门的人。”

 

蹇宾顿时冷了一张脸:“敢来就赶出去。”

 

“好了,索性这会儿没事干。外头下雪了,出去玩儿吗?”齐之侃侧过头问蹇宾,鼻尖抵着蹇宾的脸颊,呼出的热气喷在蹇宾耳根,泛了红。

 

这人却闹了脾气,眼帘一掀看了看齐之侃的脸:“下雪了?不去。冷。”

 

“真不去?”

 

“不去。”

 

“噢……那就算了。我还蛮想出去看雪的。可惜了……”

 

“……别。咱去。”

 

齐之侃眼角一弯,笑了出来。蹇宾哪能忍得住齐之侃这般戏弄,捏了捏齐之侃的鼻头以示惩戒。却在下一秒吻住了齐之侃欲说还休的嘴。

 

哪里还有冷空气,只剩下两人彼此撩逗的一室旖旎。

 

 

 

 

 

 

 

 

外头的确很冷,齐之侃内里穿了件加绒的线衫还是觉得冷。被蹇宾强行套上了栗色大衣。虽然略显厚重,可还好不耽搁活动。齐之侃动了动手臂,觉得还算灵活,没有被衣服拖累。

 

蹇宾就在一旁看着齐之侃反复打量自己,生怕有一丝不满意的地方。他过去理了理齐之侃的衣领,偏过头去咬住齐之侃柔软的耳垂。

 

“再端详你就别出去了。今年圣诞在床上过也是可以的。”

 

换来了齐之侃面上绯红。

 

“没个正形!我是怕出去裹的太厚动不了!”齐之侃愤愤挣离蹇宾的怀抱,慌忙穿鞋出去,像极了落荒而逃的模样。蹇宾低声一笑,拿过衣架上的围巾也跟着出去了。

 

 

 

 

 

 

雪停了。但地上已积了不少的雪。齐之侃一步一个脚印,蹇宾就在后头看着齐之侃留下的一串脚印。眉眼温柔,嘴角还留着一丝笑。

 

齐之侃蹲下去捧起雪,感受着掌心传来的寒。他没戴手套,就那么让肌肤与冰凉的雪相触碰,一阵刺骨。可他不想放下,舍不得放下。指尖捻起一点雪屑,碾碎融化,化为水滴从指缝留下。

 

他忽然想起大学的时候蹇宾是怎么跟他告白的,眼帘悠地一低,嘴边漾开了笑。那笑甜到了心里,仿佛连指尖冰凉都一并溶去。蹇宾只能看见齐之侃的背影,没看到齐之侃的笑。他望了望四周,相互依偎着的人有很多,簇拥在一起打雪仗的孩子也有很多。太阳又露出一点身形来,照在蹇宾身上一阵暖意。

 

他照着齐之侃踩出的脚印,一步步走到齐之侃身边。

 

他将口袋里的盒子掏出来,从齐之侃背后绕过去抵在他胸口处。齐之侃没反应过来,松开捧着的雪接过那盒子后站起来。

 

“这是什么?”

 

他笑得温柔,“打开看就知道了。”

 

于是齐之侃打开了盒子。躺在盒子正中央的,是一枚银白钻戒。齐之侃忽然没了声,喉头哽咽鼻头泛酸。他抬起头看向蹇宾似乎想问这是怎么回事,蹇宾却在他开口之前先行说了话。

 

“圣诞节快乐,小齐。”

 

“接受了这个东西,明年、后年,以后所有的圣诞节,都只能陪我过。”

 

齐之侃搓了搓鼻子,“那我不接受。”

 

蹇宾笑了起来,“不行。从你拿到这个盒子的时候起,你就只能接受它。”

 

“为什么?”

 

蹇宾只是笑。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告白气球

 

是蹇宾给齐之侃告的白。

 

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让蹇宾单独约齐之侃出来。在一家饭店摆好各种爱心一堆东西,最后让蹇宾带齐之侃去那吃饭。

 

听说把饭店的服务生给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仲先生说,这是最“浪漫”的告白方式。

 

这让蹇宾怀疑到了至今。

 

因为蹇宾不善言辞,也不善交际。更是头一回喜欢上一个人。何况这个人不是女孩子,较他之前在百度上看到的那些经验会完全不一样。男孩儿的感动点和女孩儿的差别很大。更何况,他还不知道齐之侃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而到了告白当天,蹇宾异常地紧张。导致最后的告白啼笑皆非。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先生提供的视频来看,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因为他们摆放的许多蜡烛,而正当蹇宾深情款款地诉说着他对齐之侃的一腔情意时,一旁的围观人员不小心碰翻了蜡烛。点燃了桌布。

 

然后就变成火灾现场了。

 

好歹齐之侃弄明白了蹇宾的意思,也答应了他。要不然蹇宾真的得疯。出了那么大丑,还拒绝他……

 

“好啦。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怎么可能会不答应你。”

 

但蹇宾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这几天都一直在下雪。

 

雪积的特别深了,几乎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深坑。齐之侃虽然身子暖和,但他是极为怕冷的。然而少年心性,瞧见雪总是欣喜的,坐不住的。蹇宾又连忙给他套上外套,才放任他冲出去玩儿雪去了。

 

那时已经快到夜晚。冬日里的夜来得格外早,刚六点整,就已经灰暗了不少。但这仍旧没有阻挡到齐之侃的兴致,蹲下去捧起一首的雪,转身却将雪都泼在了蹇宾身上。

 

“……阿蹇…。”他慌忙拍去蹇宾衬衣上的雪,脸上带了点红。似乎是因为自己莽撞而感到羞赧。蹇宾心里只觉好笑,拍拍他肩哄了会儿就又让他去玩儿了。

 

一旁有走过的小贩手里还攥着一把氢气球,色彩繁多,煞是好看。蹇宾眼珠一转,望了望齐之侃所在的方向,又看了看小贩,迈步朝那边走去。不消片刻又回来,坐在石阶上盯着齐之侃的背影,嘴角挂着不自觉的笑意。

 

20:00 p.m

 

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齐之侃往上看想瞧瞧天色,没有预想的星空,只有写满了“齐之侃”的气球。缓缓地往上飞着,似乎把齐之侃的心也带走了。丝带飘扬,撩过了齐之侃的心扉,撩动了齐之侃的心弦。

 

 

 

 

蹇宾站起身来。

 

他随处找了个雪堆,将手伸进。冷寒自肌肤侵入,浸进全身,仿佛连滚烫的血液也一并冻住。在雪堆里停留片刻后又迅速抽出,那只骨节分明纤长有力的手早已冻得发白。

 

他最后将滑落至肩沿的绒黑大衣往上一拉,遮住了里头那件深蓝西衬。领口处的纽扣扣的一丝不苟,披着的大衣被风吹起沉重的衣角,飞过几片逃窜的雪花。

 

手上残留着的碎琼乱屑,衬着手掌青色的血管越发明显。他一步一个脚印,在雪地上才出一串脚印来。等他走到齐之侃背后时,停住了脚步。

 

接着他缓慢地抬起了手,自齐之侃额前穿过,撩起齐之侃额前碎发,将自己的手覆住了他的眼。另一只手搭在齐之侃腰间,摩挲着柔顺布料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温暖。

 

 

 

 

寒冷覆住了眼,迅速将面上温热祛除只留一片寒冷。可腰间那只手又在不断传来温度,一时冷热交替。浓密眼睫扫过蹇宾的手心,他眼角不经意地蹭上一点雪。不消片刻就被体温所溶,自脸颊滑落。

 

肩上逐渐感到一阵重量,蹇宾的鼻息扑在他颈侧,柔软的发丝蹭过脸颊,一阵酥痒。而后他听见了低沉的嗓音说了些什么,在他耳边低声的唱: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他听见蹇宾在他耳边说,

 

“齐之侃,我爱你。”

 

 

 

END.


评论(11)

热度(145)

  1. 小七哥哥桭桭 转载了此文字